La_corolle

好久不找新番,偶尔翻一翻发现明年四月竟然有恶魔人动画!!!(炸裂)
画风肯定不可能是过去的了,但是希望精神上能吃到原汁原味的作品。
虽然大河内理论上应该没胆子乱搞豪爷的作品,但是emmmm……现在就担心大河内乱搞啊!
剑风剧场版就被他删减了很多内心戏,搞得人物不好理解,恶魔人汤浅千万压住他啊啊啊啊。
对大团灭结局挺满意的了,乱搞搞成女恶魔人或者暴力杰克的结局也没什么意见,毕竟那是真·结局,但是但是,大河内千万别魔改出什么女主上位之类的,我已经被卡多、创圣之类的原创吓坏了,虽然美树凶凶的时候很可爱,但明显还是阿了爱明哥爱的更深啊!我特么现在超怕大河内魔改,那了女神就要跑去和头翅太太、nina组个病娇人外组探索宇宙(ノಥ益ಥ)
想想棍森也是个人材,我能在创圣里看出很多向恶魔人致敬的影子,什么被冰封的人外种族复苏、从人类手里夺回世界、双性boss爱男主、翅膀长头上、“合体”一类的,但是看作品完全给了两种感觉,好在了女神比头翅太太争气的多,一边怕阿了跑去人外组,一边又好想让阿了和头翅nina聚一起看阿了给俩后辈传授正确【才怪】的攻略方法……好纠结

唔……FM版达拉崩吧

很久很久以前
蘑菇突然出现
骗走公主
挂上了山头又消失不见
诺多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王子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箭
翻过威斯林山
闯进阴森安格班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歌者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殿下我叫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再来一次
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是不是
Findekano the Valiant Nolofinwion
对对
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英雄芬德卡诺
趁着最黑的夜
瞒着大家的视线从营地里出发
战胜奥克来袭
获得蘑菇悬赏
无数伤痕见证
他慢慢升级
桑戈罗锥姆高
北方山坳荒凉
一曲歌谣伴随
新生皎洁的圣月光
来到悬崖脚下
公主和残酷束缚
王子挽弓搭箭
束缚说
我是蘑菇打造迈荣测试王族禁锢者
再来一次
蘑菇打造迈荣测试王族禁锢者
是不是
够不着手环摸不到锁链黑钢箍
不对
是蘑菇打造迈荣测试王族禁锢者

于是
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求助
风神怜悯天降正义鹰王索伦多
然后
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试砍
蘑菇打造王族禁锢者却没砍断
最后
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他砍断了
王室禁锢者锁住的那只右手腕
救出了
受骗公主第三芬威美人梅提莫
回到了
夜雾弥漫星月朦胧米斯林湖畔

公主宣布
芬德卡诺 The Valiant 诺罗芬威安
他促进了
诺多家族摒弃前嫌中洲再团结
就把
第一家族所有至高王位继承权
交给
第二家族小熊之父领袖芬国昐
(啦啦)
英雄Findo公主Nelyo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小星星
他的名字多且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虽然FM冷的一b,但还是编了一个出来。
考虑了一下从米斯林湖跑到桑戈罗锥姆一定要翻山的话果然还是顺水过威斯林最方便且不易迷路。
费了好大力气控制自己没把虫子大大那版《开了嘣了崩》的神翻译“粉的个糯”搬上来……

原来现实世界还真tm有像kado的沙罗花那样的自然主义者啊,真没想到会在b站上就人类体外生殖的论题和人撕起来( ´_ゝ`)。

啊,不对,他们比沙罗花还要sb,沙罗花的自然主义能让它能看着恐龙因自然原因灭绝也能看着人类因自然原因灭绝,至少表面上看来在在沙罗花眼里人和恐龙和其它生物是等价的,“所谓的”自然主义支持者就不同了,那些混蛋可是相当瞧不起人类以外的生物哦。

他们常常有着着看起来很神奇的论调:我们人类是高等的,其他的生命体都是渣渣&你们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一面无限捧高人类,一面却又想做出一幅尊重自然的样子( ´_ゝ`),这就……

说体外繁殖研究是进化的倒退、对人类的侮辱,把卵生的鱼类说为低等动物,然而演化本来就是为了适应环境的行为呀。把人类扔进海里,人并不会比鱼类活的好,把鱼带到岸上,鱼也不会比人痛快,原本就是为了适应不同环境所做的特化,何来高低之分。

而且就像沙罗花一样,他们完全不为想要发展、想要进步的人作考虑。

做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类比,明明有人在做让能人在海里活的和鱼一样成功甚至比鱼更成功的研究(而且研究结果是可以依照每个人的意愿来决定的是否使用的,即,人类个体可根据自己的想法选择用或不用)了。但这时就有一些“所谓的”自然主义支持者出于各种不同的目的跳出来说:

“哦,你这是不对的,你这是把人做成了低等的鱼类、是对人类的亵渎、进化的倒车。”

然后他们就试图把这个研究计划完全抹杀,但人并不会因为这个研究就此变成鱼啊。麻烦也请考虑下那些希望能在水里活的比鱼成功的人好不好啊。

以前看《蓝海美人ACRI》里有一句话我很喜欢:我们人类,也只不过是比浮游生物大上那么一丁点的动物而已。

没错,事实上把赤裸的人类扔出去不过也就是体型稍大的动物嘛,人并不比其它存在高级,各有所长罢了。人的长处不就在于,对未知的好奇和探索、不断的思考,以及对自然或其它更强大的事物的挑战精神吗?

虽然挑战或许会遇到挫折、会遭遇失败,但即便明白这一点也依然会不断做出尝试,这才是人类的可爱之处嘛。人类能够爬到如今这个地步靠的不就是通过智慧和尝试走出的各种道路吗?但他们却否定了人类新的探索和研究。

很久之前无论是输血还是外科手术在当时的人们看来都是不可思议违反自然的,但随着普及,也就接受了。现在,在那些所谓的”自然主义支持者看来,这些事既自然又正常无比,是人智伟大的杰作。然而同样是这些家伙们,却因为新的智慧产物超出他们理解或不合他们心意所以认为这是不合常理的,想要原地就此封杀未来的可能性……借口是要顺应自然尊重自然,但说白了只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或者另有别的目的罢了。因为事实上他们自己本身就并不尊重自然、不尊重其他生命。

同样是封锁未来的路,因为胆怯和无知这样的理由,简直连沙罗花都不如……

emmm……锅全是制作公司的,我只是在其巨大的脑洞影响下开了个小脑洞搞了个恶搞向的渣剪辑。

不过倒真是一早就想给nina放《可曾记得爱》了……

虽然kado后期走向既shit又迷,看的非常生气,但还是不得不承认真道和nina的初次见面是我在今年目前为止看过最浪漫的一幕了,比隔壁的nina与小国王跳舞还要浪漫(没错说的就是巴哈)。

nina在真道面前逐渐构建出人类形态的那一幕看的人简直感动,真的有一种神圣之感,命运之轮开始转动的感觉。让我觉得与这幕相遇感觉上最接近的大概就是《精灵宝钻》里的庭葛与美丽安在群星照耀下埃尔莫斯谷初遇,而后执手相望千年,以及之后的历经磨难的贝伦在多瑞亚斯遇见起舞的露西安了。虽然庭葛和美丽安以及贝伦与露西安都算不上我喜欢的人物,也不是我喜欢的故事,但是他们的相遇却是让我觉得最美、最浪漫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遇见你,这是命运所注定的伟大相遇。所谓命中注定的“一见钟情”。

更何况nina第一个接触到的人类是真道。虽然按照官方的说法是nina本身在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更偏向冷静客观的分析”而并没有注意到真道对他来说更深的意义,只是认为真道是能够胜任为自己代言的交涉人,但在nina对情感有认知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而且在另外访谈里说的nina是为了与真道相称才采用了美青年的外貌这点,emmmm……该说真不愧是“情窦初开”的异方吗?这种在尚且懵懂时就下意识的配合对方的行为还真是可爱!超令人在意啊。

不过命运的相遇结果还是不同的。虽然庭葛和美丽安以及贝伦与露西安的美丽相遇最终都产生了伟大的结果,但是nina它……

嗯,当然不管初遇在怎么浪漫美好,也还是改变不了结局是一坨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结果啦。这就是所谓的不可抗拒的悲剧命运吗……可怜的nina和真道,真是被命运女神(官方)玩弄的两人。

我觉得我现在急需一些好的同人作品抢救一下……


就好气真道啊,气的剪了狐狸精出来。中间有部分表达糟糕的腐向污浊含义内容,看懂与否随缘了……